草莓视屏app

一句话如九天雷鸣,惊得刘健和百官不知所措。

不开海禁的办法?

百官露出思索之色,快速思索此子究竟想干什么。

弘治皇帝目光凝聚,落在严成锦身上:“严卿家说说看!”

“文皇帝命三宝太监下西洋,买回大量的香料和象牙等物,贩以丝绸货物,可文皇帝,并未开海禁,陛下可以效仿。”严成锦躬身。

朱棣这招掩耳盗铃,实在高明。

只许官府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,违者就是犯禁。

百官顿时急眼了,你还不如打开海禁,有钱大家一起赚呢!

弘治皇帝脸上露出笑意,当倒是解决了他的顾虑:“在理,就这么办吧!”

杨廷和傻眼了。

百官一脸懵然,猛地反应过来:“陛下,此举与废除海禁,有何区别,既然陛下心意已决,不如废除海禁!”

“臣请乞,废除海禁!”

大舅的妹妹美眉

“臣附议!”

百官急得跳脚,纷纷谏言,生怕弘治皇帝下旨,朝廷的大船独吞海外贸易。

杨廷和面色惨白,此子真是毒啊!

有了文皇帝不开海禁,派船下海贸易的先例,可以直接效仿。

逼得大臣们自己要开海禁,此子、此子真乃天下,最歹毒之人!

场面渐渐失控,许多大臣纷纷持着芴牌,跪伏在地上,李东阳面色僵硬,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

萧敬心头发紧,暗道:“连海禁也让严成锦开了,以后见了他,得绕开点。”

文官加在一起都斗不过,他能怎么办?

王守仁收益匪浅,当今天下,能让他琢磨不透的人,只有老高兄。

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:“那就传朕旨意,开海禁!”

一道雄厚嘹亮的声音,绕梁久久不散,震痛百官的耳膜。

隆庆开关,变成弘治开关了。

严成锦心头松了一口气,开海禁虽然民皆可下海,但重要的是,看谁的船多,谁的船大。

小船只能运载五千匹丝绸出海,和大船却能运载十万匹丝绸出海。

且回航能载的货物也不一样。

银子都让良乡和朝廷赚了,这波不亏。

百官宛如在梦里般,斗志昂扬伤饬严成锦,想不到竟会是这样的结局。

正在这时,严成锦掏出第四层:“臣请乞,在黄河入口,修建堤坝,引黄河水入大运河。”

京杭大运河的水源,主要来源于山东的微山湖。

漕运河道变宽后,必定会使运河水位下降。

黄河水灌入大运河中,可让大船吃水变得更深,河水湍急,有利于行船。

弘治皇帝皱眉:“如何从朝外获得力役?依朕看,不出兵,藩国的国君未必允许。”

对于一个朝廷而言,最重要的是人丁。

二十万人在大明,或许只是一县之数,可对于藩国,是不小的数目。

李东阳道:“若陛下心意已决,臣以为,可派人出使藩国。”

严成锦点头:“李公所言甚是,朝鲜和琉球欠我朝恩情。

若许以承诺,五年之内,必将人返还,想必不难,只需去一道圣旨。

唯独安南,需人出使。”

朝廷对朝鲜和琉球,是恩威并施,它们惧怕大明的兵力,又受大明的恩惠。

用二十万人换取和平,虽然很痛,却也勉强能接受。

但安南,没领略过大明的兵力之威,且向来好战,不服大明管制,不会简单。

弘治皇帝扫视大殿一圈:“卿等谁愿意前往安南?”

傻子才去呢!

安南荒山野岭,与大明相隔万里,沿途要经过蜀贵,那等南蛮之地。

大臣们纷纷低下头,生怕被弘治皇帝选中。

大殿外,朱厚照有些着急了,老高答应本宫救费师傅,却只字未提。

他迈腿想走进大殿,小太监死死抱住大腿:“殿下,正是关键的时候,不能进去啊!”

“父皇会派本宫去不成?”

去安南反倒好了,他还能绕道去江南玩玩。

听良乡藏书阁的书生说,天下最好玩的地方,非江南莫属,他还没去过江南呢。

奉天殿的门监吓死了,跑过来一起抓住朱厚照。

弘治皇帝目光扫过大殿,心知无人愿意去,钦点一人:“礼部王主簿,出使安南吧。”

王咸心头微微颤动,躬身领旨。

韩文有些心疼和担忧:“光是温饱,就是极大的开销,又许以十分纹银,恐怕,国库也负担不起。”

八十万人,每天要吃掉多少口粮?且海外的银子,还不知道有没有呢。

是严成锦画的大饼,满加剌国倒是能拉回银子,岛国还不知虚实。

严成锦微微躬身:“陛下可否召一人进宫?”

弘治皇帝不明所以,却还是颔首点头,严成锦对着方学轻语几句,方学快步走出大殿。

不多时,从大殿外带回来一藩商。

这番商穿着大褂,脖子上戴着金饰,胡子蜷曲像月牙,皮肤比他们要白许多。

他吓得面色慌张,用生硬的汉话:“见过尊敬的大明皇帝!”

这些番商在良乡,倒是有些常见。

弘治皇帝不明所以,百官有些愤怒了,粗鄙的番人,怎能带到朝堂上?

“严大人,你想干什么?!”

严成锦不慌不忙:“臣听番商说,西方有一片黄州,名叫阿非利加州,生长着力大无穷的人,能举起三石巨石者,比比皆是,一个人就能干十个人的活。

他们皮肤为黑,在西方多国打长工,只吃一顿饭,不要银子。”

弘治皇帝眸中放光,不要银子?

百官虎躯一震,天下还有叫阿非利加的地方,是我等孤陋寡闻了?

番商跪伏在地上,哆哆嗦嗦:“尊敬的大明皇帝,千真万确,小人曾雇佣他们拉马车,当护卫,修建城墙堡垒,他们什么都能干。”

弘治皇帝有点心动了,一个人能干十个人的活,不要银子,还力大无穷!

大臣们心有疑虑,可看这番商的样子,又不像胡说。

“阿非利加州在哪儿?”弘治皇帝问。

番商想了想:“大明皇帝应该知道满加剌,阿非利加州还要往西走一点。”

只是往西走一点的话,不算远。

若能雇佣他们来挖大运河,挖完遣送回去,岂不美哉?

正在这时,严成锦微微躬身:“臣举荐杨廷和,前往阿非利加州,广施朝廷恩德,寻找阿非利加州人。”

杨廷和嘴角猛地抽搐几下,脸唰一下白了。